《一九八四》的恐怖

今天下午花了2个小时把《一九八四》剩下的几章看完了,看完之后的整体感觉就是,这是一部非常恐怖的恐怖小说。

所谓的"恐怖"并不是指有多么灵异的事件,或者有多么悲惨的案件发生,而是小说营造的那种压抑的氛围,那种抹杀一切人性的极权社会,从一个小人物的转变过程反映出了隐藏其后的巨大恐怖。

小说的情节是非常简单的,主人翁温斯顿生活在一个极权的社会里,每天重复着机械的篡改历史的工作。某一天他开始记日记了,然后他和女主人翁茱莉亚相爱了,经常躲开"老大哥"的监视偷偷幽会。其实这一切"老大哥"统统都知道,当时机成熟之后,“老大哥”把他们抓了起来,分别进行了"改造",最终他们两人都变得"纯洁"了。

小说的第三部分无疑是高潮所在,温斯顿的人性一点一点地被肢解,经过地狱般的洗礼,最终面对恐怖的"鼠刑",温斯顿彻底奔溃了,喊出了“去咬茱莉亚”这句意味着背叛一切的话语。最终,温斯顿"升华"了,他变得"纯洁"了。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恶心的过程,但是在小说里作者没有使用任何一个恶心的字眼,这也是我佩服作者的原因之一——用像小桥流水般的文字刻画出一段扭曲人性的过程。在无尽的拷打的过程之中,温斯顿诋毁了所有他认识的人,把所有的人都牵连成了"叛国者",当然这其中包括了他爱着的茱莉亚,但这并不是背叛,这只是所有必然流程中一个而已,他依然爱她,就不是背叛。

他不相信有什么力量可以让自己不再爱他,直到这种力量真的出现。

从我的理解来说,这已经超出了单纯的爱情的范畴了,这是一个人性的信仰问题。在放弃了所有的准则,坦白了所有的罪恶之后,温斯顿唯一的救命的稻草就是这个信仰——他爱着她。当连这个最后的救命稻草都被剥夺之后,温斯顿终于被征服了,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他只是一个具有双重思想的行尸走肉,一个硕大机器上面的一个螺丝钉。

关于极权导致人性的扭曲,我记得我曾经看过一篇报告,说的是某个心理学家从一个著名的世界性大学中挑选了几个非常优秀的学生,请他们参与一个心理实验[1]。实验的过程是这样的,这些学生被分成两组,一组扮演警察,一组扮演囚犯,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模拟监狱中共同生活几周的时间,期间囚犯必须绝对服从警察的命令。在实验开始时,每个参与者都签订了保证书,不管实验过程中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受到法律制裁,也不能提前退出实验。实验刚开始一段时间,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扮演警察的人发现自己在这里拥有几乎无限的权力,他们开始要求囚犯做出一些带有侮辱性的事情,后来发展的更为严重,警察们经常对囚犯进行私刑、虐待,甚至强行让他们发生性行为。在实验结束之后,心理学家分别和这些实验者进行了谈话,扮演警察的那组人在实验结束之后非常懊悔他们的所作所为,但是他们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在那种情况下,他们自己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失去了作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人性。最终那个心理学家做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无论一个人受到多么好的教育,一旦处于一个极权的情况下,他的所有价值观都会发生改变,从而丧失基本的人性。

当然,就这部小说而言,它的意义绝不是仅仅在讨论人性的扭曲,更多的政治的讽刺意义,然而作为一个没什么政治经验的人来说,我觉得我没什么发言权,这里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1. 这个实验后来被拍成了电影,2009年保罗舒尔灵拍的《死亡实验》。我到现在都不敢看这部电影,它将人性中最黑暗的一掀开了......

打赏杯咖啡吧~